(原标题:唐山打人案受害方律师:陈继志陈词时痛哭,称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唐山)

(原标题:唐山打人案受害方律师:陈继志陈词时痛哭,称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唐山)

9月23日上午,“唐山打人案”陈继志等人犯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开设赌场、抢劫、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在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宣判。

廊坊市广阳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陈继志犯寻衅滋事罪、抢劫罪、聚众斗殴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二万元;对其余27名被告人依法判处十一年至六个月有期徒刑不等的刑罚,另对其中19名被告人并处人民币十三万五千元至三千元不等的罚金。陈继志等6名被告人对寻衅滋事罪4名被害人的医药费、护理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等各项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法院

受害方律师、北京正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崔家国告诉大河报·豫视频记者,在上周的庭审中,陈继志在最后陈词时曾痛哭流涕,说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唐山。

崔家国律师称,在23日上午的庭审中,28名被告全部到庭,宣判结束时情绪较为平静。

相关报道:

陈某志等8人被定性为"恶势力组织" 央视记者提了个疑问

恶势力犯罪集团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低端形态,都是打击重点。

在唐山烧烤店打人事件发生80天后,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发布此案审查起诉情况的通报,将打人者陈某志等人的行为定性为“涉嫌恶势力组织违法犯罪案件”。

案发监控显示,几名嫌疑人将被害女子拖至店外继续施暴。监控视频截图

据检方通报,2012年以来,陈某志等长期纠集在一起,在唐山市等地涉嫌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实施非法拘禁、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开设赌场、抢劫、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寻衅滋事等刑事犯罪11起,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行政违法4起,逐渐形成了以陈某志为纠集者的恶势力组织。

检察机关为什么将陈某志等8人定性为“恶势力组织”,而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

央视记者在报道中提出了这个疑问,廊坊市广阳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春蕾给出了回应:

该恶势力组织在河北省唐山市等地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其中实施刑事犯罪案件11起、行政违法案件多起,扰乱社会秩序、经济秩序,但其组织较为松散。根据《反有组织犯罪法》以及“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案件指导意见的相关规定,将陈某志等8人认定为恶势力组织。

这里的重点是“其组织较为松散”。那么,这就是对陈某志等8人定性为“恶”而非“黑”的最主要界线吗?

李春蕾副检察长提到的“‘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案件指导意见”,全称为:两高两部《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是2018年1月出台的。作为司法解释,《意见》在指导办案时比法律法规等有更强的针对性。

新京报记者查阅《意见》发现,对“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恶势力”进行了司法界定。

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同时具备《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五款中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由于实践中许多黑社会性质组织并非这“四个特征”都很明显,在具体认定时,应根据立法本意,认真审查、分析黑社会性质组织“四个特征”相互间的内在联系,准确评价涉案犯罪组织所造成的社会危害,做到不枉不纵。

关于“恶势力”,具有下列情形的组织,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同时还可能伴随实施开设赌场、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制造毒品、抢劫、抢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众“打砸抢”等。

2019年4月,两高两部又出台了《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其中对“恶势力”明确为:“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恶势力一般为3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

不过,上述文件表述,对普通公众来说似乎仍然不够清晰。具体来说,司法机关对恶势力犯罪集团和黑社会性质组织究竟怎么区别的?

在2019年4月9日全国扫黑办首次新闻发布会上,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姜伟对这一问题给予了回应。

恶势力犯罪集团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相同点:都具有暴力性,都是通过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等手段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都具有逐利性,都是通过作恶斗狠达到攫取经济利益的目的;都具有组织性,都具备一定的组织形态;具有相类似的危害性,为非作恶、欺压百姓。通俗地讲,恶势力犯罪集团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低端形态,都是打击重点。

但在法律意义上,恶势力犯罪集团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是两种不同的犯罪行为,犯罪性质不同,法律后果也不同,所以不能对二者进行混同。

《刑法》第294条专门规定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并设置了相应的刑罚。所以黑社会性质组织是一种独立的犯罪行为,而恶势力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也不是独立罪名,而是一种共同犯罪的特殊形式,是量刑时要考虑的从重情节。

实践中,一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把握恶势力犯罪集团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区别:组织程度不同。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更稳定、结构更严密、人数更多、规则也更具体。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具有明确的组织、领导者、基本固定的骨干成员、相对稳定的积极参加者,这三个层级比较明显,职责分工较为明确。

经济特征不同。不少黑社会性质组织有明显的公司化运作的特征,相比恶势力犯罪集团具有更大的经济实力,可以对某一经济领域产生重大影响,甚至在一定地方实现垄断。

危害程度不同。是否在一定区域、行业形成了反社会秩序,实现了非法控制,是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成立与否的决定性标志,也是黑社会性质组织与恶势力犯罪集团的关键区别点。

姜伟当时还表示,在司法实践中认定黑恶势力犯罪要防止两种倾向,既不能将恶势力犯罪“拔高”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也不能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降格”处理为恶势力犯罪。

唐山陈继志岳母:我们都是老实人 年纪大了经不起这个

据了解,唐山打人事件9名涉案人员中,疑似有5人有刑事案底,而且还有人刚刑满释放不久。记者到唐山事件“1号打人者”陈继志出生的村子走访发现,该村已基本拆迁完毕。针对此事,其岳母表示称,我们是老实人,经不起这个。(据6月13日《河南商报》椒点资讯)

根据媒体报道,其岳母并不是说陈继志是老实人(图源:视频截图)

老人的话,引来众多网友质疑:你是不是对“老实人”有什么误解?这显然是只看标题就开始评论了。先别忙着愤怒,看完视频,老人拒绝了媒体的采访之后,是这样说的:“我们年纪都大了,都是村里的老实人,经不起这个。”

显然,这个“年纪都大了”几个字表明,她的原意并不是说其女婿、犯罪嫌疑人陈继志是“老实人”,而是说自己。

必须说,老人是无辜的。她只是陈继志的岳母,不该承担对孩子从小教养的责任,更不存在失责的问题。陈继志犯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呢?有人说,她女儿嫁什么样的人,她不清楚?这好像说得挺有道理的,但同样不值一驳。因为,按法律规定,其女儿成年了,婚姻大事是男女双方自愿,老人也只能建议,当不了家的。

当然,具体陈继志的婚姻如何,没有详细说明,也不好评价。

也有人说,别喊“无辜”了,陈继志为非作歹,赚这么多钱,你没享受到?这显然就是主观的有罪推论了,缺乏实据。涉恶案也好,打人案也罢,都没有证据表明其岳母充当了什么角色,参与了其中。那么,为什么要骂她呢?

一人做事一人当,陈继志犯事,法律自然会对他严惩,其他的作恶者,也会依法被处理,一个也跑不掉。如果后续调查还涉及谁,肯定也别想逍遥法外。但我们也要注意,不要擅自攻击无辜的人。如果手上有证据,直接举报就是。

老人说“经不起这个”,其实也表明了一个态度,就是知道这是个丑事,不愿意卷入其中,舆论也要尊重老人的意见。至于还有人说,因为自己女婿犯事,她应该向被打女子道歉,向社会道歉,这也有些强人所难了。

所以说,唐山这次烧烤店打人事件,一定要防止议题跑偏、失焦。

此前,就有网民将矛头,对准某犯罪嫌疑人身穿的潮牌服饰身上,并称“我知道人不是你打的,但你有没有反思过为什么这么多犯事的人都穿你家牌子?”律师就提醒,公众应区分事件和品牌,独立看待两者。

另外,还有一些自媒体账号,趁浑水摸鱼吸引流量,故意制造两性对立话题,鼓励双方恶意攻击。我们也看到,一些平台对涉事账号依规进行了处理。

甚至,还有网民对被打女子进行攻击,对烧烤店老板进行攻击……无疑,这些言论毫无道理,也令人难以接受。

梳理犯罪嫌疑人陈继志的人生轨迹,对他人当然有警示意义,但我们也要就事论事,不要将无辜的人卷入其中。

gaoxiaoyijiaren.com搞笑一家人2b集锦笑死你不偿命!来自《最新趣事新闻http://www.gaoxiaoyijiaren.com/category/%e6%9c%80%e6%96%b0%e8%b6%a3%e4%ba%8b》栏目。